AI芯天下丨崛起的超级智能:互联网大脑能影响到

2019-08-20 11:59:25 围观 : 97
网址:http://www.catheb.com
网站:皇冠体育

  ②互联网赋予人工智能以用武之地,或许更确切地说,互联网赋予人工智能以特定的形式,以此协调人工智能各分支的关系:感官,如视觉、听觉、触觉的关系,由社交网络等形成的群体智能,反射弧所连接的决策与行动,特别是左右脑,也就是人机之间的关系,以及上述所有关系的关系。

  科技趋势研究专家刘锋博士经年研究推出的新作《崛起的超级智能》近日出版,作者分析了互联网大脑对科技企业个体、对城市带来的巨大影响。哲学家们不断把人类社会设想成为一个类脑的有机体,现在作者似乎因袭了这种思考传统,把互联网解释为类脑的复杂有机体。

  ①将右侧的人类、商业机构、军事机构、政府机构链接起来形成互联网的右大脑—云群体智能。将左侧的传感器、音频视频监控、机器人、交通、生产、办公、家庭智能设备链接起来形成互联网的左大脑—云机器智能。

  所有计算机生来都是平等的,然而作为“脑”,必然有层次,进而必然指向、形成、需要一个中心。

  随着自然界的演化,在演员与舞台的关系上,演员的地位与作用愈加凸显,具有越来越大的能动性。历经跌宕起伏,人工智能强势回归。

  相比互联网最诞生之初的网状结构,互联网大脑模型加入了人、传感器、云机器人、类脑神经元网络、左右大脑、AI等元素,这种结构也就构成了一种自然界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形式。

  它有传感器为基础的感觉神经系统,有云机器人和智能设备构成的运动神经系统,有大数据作为互联网大脑记忆和智力发育的重要基础,有人工智能广泛分布在互联网大脑中并驱动运转,有云群体智能连接数十亿人、数百亿联网设备构建成P2M、P2P、M2M的更广域、泛在、万物互联的左右大脑。

  ②动态来看,互联网左右大脑的关系就是“人机回圈”。正是在人机之间的一次次回圈中,人的智能渐次转移到“机”,转移到左脑。即使来无踪去无影的“棋感”,也可以条分缕析。由阿法狗到阿法元,从一个局部可以窥见这一转移过程。在人机回圈之时,“机机回圈”悄然发生。

  重要的是,互联网左右大脑的关系。互联网的左大脑—机器云端智慧并不具备独立的智慧和进化能力,互联网的右大脑—人类群体智慧是驱动互联网前进的核心动力。失去人类支持的互联网,它的智慧和进化速度也将几乎为零。

  分散与集中,去中心化与中心化,发散与收敛,某种程度上还有上文述及的人工智能与互联网的关系,会是互联网大脑和超级智能未来发展中的某种“张力”,既是发展的动力,又将影响演化的方向。

  互联网大脑模型从正式发表论文提出到现在已经10年时间,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和突破,但在更大尺度上,依然有大量课题需要深入研究,这包括:

  它还有类脑神经元网络,有云反射弧。所有的这一切,其实可能最终进化成基于互联网大脑模型的Ω超级智能。

  互联网形成了两大类型的应用架构,中心化的B/S架构和无中心的对等网络(P2P)架构。在技术上,分散,每一个点都要存储和计算海量的数据,付出能耗,需要自行升级,实际上难以做到;集中,则有信息传输时滞和失真等问题。中心化还伴随着权力的集中和侵犯隐私。

  互联网大脑背后的诸多数字技术持续对人类和人类社会进行解构和重新建构,其影响不仅仅局限于经济方面,更是波及社会、制度、法律、伦理道德及人类自身等诸多方面。

  ●互联网大脑模型与智慧行业、智慧产业、智慧军事、智慧企业、智慧家庭的建设研究等。

  ●互联网大数据企业,需要解决数据瓶颈问题;挖掘互联网大脑的情感特征,将获得超额回报。

  在互联网的发展中,云计算及其集中化趋势也验证了这一点。区块链则对应一种古老的神经系统试图反抗互联网的神经中枢化趋势,它也只能作为互联网云计算架构的一种补充而无法成为主流。

  人类大脑和互联网大脑在形成的过程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们都是自然涌现而不是人为规划的。

  作为人类智慧的产生物,这个超级智能是蜂群、蚁群,鱼群不具备的智能形式。它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人类智能,机器智能和云端智能。

  作者认为,对于“中心”这样同时具有运动员和裁判员身份的问题等,将来可以通过商业的方式,政治的方式逐渐解决。

  ①在人工智能大规模与互联网结合之前,互联网的大脑还处于半休眠和肢体局部瘫痪的状态,人工智能激活了互联网各个节点和各神经系统,使得互联网作为一个完整的神经系统开始运转起来。

  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5G和云计算的快速发展,互联网从虚拟世界正在走向物理化,深刻改变和冲击着人类社会和经济模式。互联网的架构也在经历着快速的变化。

  互联网大脑及其未来发展离不开科技伦理和跨学科研究。可以说,刘锋博士眼中的互联网大脑对人类和人类社会的当期和未来影响比历史上其他技术都更加深刻。

  互联网大脑就是互联网向与人类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进化过程中,形成的类脑巨系统架构。互联网大脑具备不断成熟的类脑视觉、听觉、躯体感觉、运动神经系统、中枢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

  2019年人类的群体智慧和智能设备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架构将继续形成自然界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形式,这个超级智能以极其猛烈的速度发展着。

  关于城市大脑的产生,《崛起的超级智能》一书提出,互联网大脑模型的形成与智慧城市建设结合是城市大脑产生的关键。结合人类大脑的重要功能,推导出类脑神经元网络和云神经反射弧两个重要的类脑结构是建设城市大脑的关键。

  在1969年,它还仅仅有不超过100位的人类和不超过10台的计算机构成,到2018年,它链接了超过40亿的人类慧慧,形成的云群体智能构成了互联网的右大脑,链接了超过100亿个的传感器、智能终端、云机器人,形成了云机器智能构成的互联网左大脑。

  在2018年,随着互联网大脑模型的萌芽,世界科技巨头纷纷将自己的核心业务与互联网类脑架构结合,涌现出大量“大脑”系统,包括谷歌大脑、讯飞超脑、百度大脑、阿里ET大脑、滴滴交通大脑、360安全大脑、腾讯超级大脑、华为EI智能体。它们不应该仅仅是AI巨系统,未来还会通过“大社交网络”与人类智慧的结合。